來一客愛情小品。Cherry是編劇,聰明伶俐,青春可人;Sam是插畫師,Cherry的如意朗君,畫如其人,英俊翩翩。相識的人都叫他倆英姐同阿蒲。

雖然我倆都認識Cherry多年,也早已曉得Sam畫畫了得,誰不知Cherry也是畫畫之人。七年前,Cherry是一個暑假畫班的導師,而Sam也是導師之一。可能是後來的關係,Sam當了Cherry的助手,看一看Sam的畫,當真—是小巫見大巫。如是者,他們交換了電話,以為故事就此告一段落,用Cherry的說法:「那時侯重未起痰!」Cherry後來邀請過Sam參加教會聚會,卻在陰差相錯之下以「爽約」告終。其實,Sam也有試過關心這位似乎沒有手機的原始人,結果也不太好,連人都找不上。他倆本來就在同一間教會,不過教會很大,他倆天各一區,其實並沒有太多機會見面。直至他倆在一個聖經班重遇,屬靈的心再次把他倆牽引在一起;後來更適逢教會分區合併,Cherry提議調到沙田區,Cherry組也進駐了Sam組所屬的沙田區。以後,沿着那長長的鐵路,那久違的痰(火花)終於也擦出來了!

一起上聖經班,一起回家;一起談天說地,談說那沒完沒了的瑣事,他倆各自禱告,求告上帝,尋找方向,直等到愛情萌芽之時。Cherry想起來有點害羞,Sam說:「有一次佢send個message過黎問我!」實情是,是Sam主動談起來,說什麼工作太忙無時間拍拖云云。Cherry話:「好『賤格』呀佢,試探我!」Cherry話唔介意,兩顆心從此走左一起。還未正式開始—他倆一起求告上帝,一起禱告;一起請教牧者,上戀愛成長班。來不及牧者說好,他倆就拖手了。

他倆還會一起看電影,看文藝片;一起看聖經靈修,睇耶利米哀歌;喚他做愛人、小蒲蒲,隔着聽筒說愛妳;與對方的媽媽去旅行;一起走到那令人心癢的七年。去年的1月1號,在海洋公園的鑬車上,Sam取出那準備已久的手額向Cherry求婚。沒有熱鬧的歡呼聲,取而代之是浪漫的低調,Cherry欣然戴上了額,纜車竟爾到站了。
P.S. 拍攝那天風和日麗,他倆就趕着拍完去吃下午茶,令人哭笑不得。
❤ 記於一月十八日,晴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