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一個老師與老師的故事。彩瑩,中文老師,高貴大方,恬靜而滿有幸福感,愛文學,期望另一半比她還懂莎士比亞。家威,電腦老師,沉實穩重,心裏似有滿腔大計卻不說出來,與莎士比亞無緣。想像以是來自兩個不同世界的他倆,到底是如何走在一起,確實不容易。
綿綿

他倆甚少慶祝紀念日,但這也不算特別;最令我倆詫異的,就是連求婚情節也省略了。沒有浪漫的西餐廳,也沒有神秘的驚喜,取而代之,是沉澱已久的耳語,週詳的計劃。這難度不是另一種大浪漫嗎﹖難度還不算是千篇一律以外的驚喜?那夜的晚餐,間着不少靜默的時間,看他倆靜謐地回憶往事,綿綿的幸福感,是一個在海中飄浮不定的小船終歸泊岸的情景。
送禮

他倆其實也有共同興趣——攝影。不過,女士心目中的攝影和男士的攝影總是沾不上邊。有一年生日,家威買了一對價值不菲(女方角度)的腳架作為生日禮物;如果你是女讀者,彩瑩的反應你多半能想像得到。其實我也明白家威的用心良苦,兩個人一起攝影應該很少合照,腳架就能大派用場!但要數最特別的禮物,該是家威將他倆的名字寫進了歷史,不少人看了可能會不以為意,不過想起另一半在繁忙的工作中,也記掛著倆人的事,其實真的很窩心。那時侯,家威成為會考卷的擬卷人,心血來潮就將他倆的名字融入了題目當中,試卷最終獲通過了,容易得令家威有點詫異。翌年,情人節,彩瑩就收到了這張收錄了刻上倆人名字的試卷光碟。這該是那年數一數二的特色禮物。

彩瑩的獨白:
<blockquote>「怎去開始解釋這段情﹖
寫一首關於你的詩,
胡言亂語、心思交瘁,
仍未帶出合意字。」

家威,我知你很怕看見悠悠字海,但我希望你堅持看下去。

2008年11月,我將要離開學校,偶然之下,一位同事介紹我倆認識,介紹之詞非常簡單:「家威,這是彩瑩;彩瑩 ,這是家威。」如此,你開始你滿滿的笑容,一直到地鐵裡,過了十幾個站。

我們的交往並沒有真正開始。翌日,你只往我的桌上丟下了一張淡黃色的便條紙,那是當初我們唯一的聯絡方式。及後,在不少茶餘飯後的時候,聽到許多令我敬而遠之的故事,其中一個是有關你年齡的傳說——如果沒錯,你可能比我年長足足9歲——那可是當時22歲的我不能接受的事啊。甚至乎,當我了解你的興趣、留心過你的衣著和站姿後,我知你並不差,可是,你的一切與當時我為自己訂定的無聊的擇偶條件南轅北轍:寫得一手好字、熟讀莎士比亞的詩……充滿浪漫與傳奇‥‥‥停下來冷靜想想,都好像叫我們返回各自各的世界。

經過許許多多的掙扎、父親的開導,我還是在一段日子後和你走在一起了。你仍然是那樣神秘,把自己藏著,小心翼翼。這雖然是我無法理解的,但我還是莊重地,和你保持著一定的距離,學習與一個成熟的男子相處,繼而反省自己的幼稚。

最初最初,你吸引我的,只不過是副司馬眼鏡,踏實可靠,婚期將至,我才慢慢思索你的優點。你是一個有智慧又認真處事的人,但嚴肅得要我時而怕得要死,時而要我生氣得想哭,小至你常常設計的小遊戲的規則,甚或傾談生活大小事情時,態度總是那樣一絲不苟。成長期的你經歷不少艱苦與叛逆的日子,許多內內外外的衝擊,成就了現在的你,我也在這幾年間學習明白,並慢慢地、一天一天地發掘你一點一點的好。我佩服你——家境,促使你學習打算;父母,教你做人有計劃。我實在要感激你的父母,成就你今天的堅韌和理性,以致我可細細欣賞、學習、依靠。這種相處,在我的人生裡,算是趣味。

你曾說過,你做甚麼事也有信心,除了對我。我從不知道自己是個如此不可靠的人,也曾叫你心煩意亂,但其實,我何嘗不是在你人生的計劃之內﹖結婚的打算,也是你低調婉轉地告訴我的,那句說話,細細地仍猶在耳。

感謝你在梅先生和楊小姐前稱讚我,那些話我也從未聽過呢。到現在,我還是知道我和你有許多的不相似,我未能給予世上最好的溫柔,你亦不可能令我成為世上最幸福的人;可是,相似的是,在我的能力內,我會給你最好的,而你,我相信你也是。你已經是。

其實,我早已想好婚禮的誓詞,但是我又相信,患難共渡勝於一切誓詞。

最後,在此感謝梅先生和楊小姐,給我一個平台,讓我用我拙劣的文字與平淡的故事去換你們的一份誠意,陪伴我們在寒冷的一天闖蕩,亦多謝好友黄小姐、鄧小姐、黎小姐仗義幫忙,成就第七個故事。寥寥數字,以表謝忱。</blockquote>
那樣才是世上最好的溫柔,怎樣才是世上最幸福的人,這問題可真不容易解答。依我看來,最溫柔與最幸福的理解好比流溢的春水,恒變而暖和,隨心而變化。那末,倆人當中如有一人有此覺悟,於願足矣;倆人也相互明暸,那就是比翼雙飛——這是我倆予你們的祝願。

在港男盛女的大潮流下,平淡綿綿的愛情原來一直在幕後上演着,甜蜜依舊。從這個起計,一連兩個故事,也許能讓你重新審視愛情,現代的愛情故事,其實並沒有你想像中複雜。由於今次多了彩瑩的獨白,因此,我也就寫得簡略一點,讀的時候平行讀着就能夠理解。
❤ 記於十二月三十一日,除夕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