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mmy是我的大學同學,如果我要用一樣物事去形容她,那會是出奇蛋,總是帶給人意想不到的驚喜。至於她的未婚夫俊英,與她在同一所中學教書,卻跟她剛好相反,是成熟穩重的那一類型。那天甫坐下,Kimmy就介紹她身旁的「叔叔」給我認識。叔叔?Kimmy的確是這樣介紹他。四年前,她剛到學校工作是相識的,那時候,她位子附近有兩位叔叔,其中一位就是俊英,而Kimmy對這兩位「叔叔」印象明顯不怎佳。意想不到的是,這位她口中的「叔叔」今天竟成了她的未婚夫。至於另一位「叔叔」,則成了他倆的伴郎。所以,這是一個有趣的女孩子與一個「叔叔」相識的故事。

俊英問我:「她從前是怎樣的呢?」我們在學校的柬埔寨團相識,想來真不好意思,其實我們認識的時間好像與你認識她差不多,一不小心可能你認識她比我還要長。還記得初認識她的時候,她已經在學校教辯論。只是那時跟她現在也沒兩樣吧,還是惹人發笑,是生命就像一盒朱古力的典型。就好像她跟我約大家的見面時間,剛才一直討論下晝幾點方便,最後她跟我說「咁我地夜晚見啦!」那樣的事情常常發生,四周噪音下跌幾十分貝是再正常不過的事。可想而知,她帶給我們團友的歡樂一定不會少。如今,她找到了一個思路清晰而又可靠的丈夫,我相信,凡與她相處過的人都一定都很高興,很放心。
一切都在意料之外

起初,他倆在一所基督教學校認識。有一天,他倆一起吃飯,俊英問Kimmy:「你願意與我一起長宣(長期宣教)嗎?」想起來,比起那些能否做我女朋友的老土對白,這個邀請雖然略見含蓄,也不失為一個妙計,殺她一個措手不及。至於他倆的求婚經過,也是非常經典!他倆與其他一般情侶不同,並不走人造驚喜路線,獨愛自然的驚喜路線。人造驚喜顧明思義就是經人精心策劃下的求婚過程;自然路線其實是一種氣場,讓驚喜自己找上門。有一點需要事先說明,Kimmy一早知道俊英會在年尾前求婚,所以俊英的手法其實就與所有傳說級的神偷一樣,出手前會先發出邀請函,就差沒有寫上日子。這個故事是從團購開始的。話說Kimmy在團購網訂了一個挪亞方舟餐廳的自助餐,打算與俊英一起大吃一頓。另一邊廂,俊英亦打算利用這個機會,於當晚向Kimmy求婚。誰知人算不如天算,聰明的神偷也有失手的時侯,由於挪亞方舟位置太偏遠,他倆幾經波折,晚上九點多才到達餐廳,剛好趕得上吃甜品的時間。就在這個飢餓無比的時刻,我想連Kimmy也嚇了一跳—俊英終於向她求婚了⋯⋯!

我聽到一半,想起外國有新人以災難式婚攝的方式締造一個難忘的婚禮給自己,就抱着不妨一試的心態向他倆推銷了好一會兒。結果,Kimmy一口拒絕了災難﹣那次在挪亞方舟上的風雨。故事就這樣回到了正常的軌跡。俊英再一次在Kimmy的生日正常地求婚,最終到抱得美人歸。
廢墟上之戀人

拍攝當天,由於需要一個化妝的地方,Kimmy又說新居雖然正在裝修,但並不算亂,所以我信了,安排在她那邊妝身。那天,我在門口按門鈴的時侯,見到灰塵從門縫滲出來,就心知不妙。果然,新居連地板都欠奉,灰塵撲鼻,是一個廢墟無疑。情況對我來說還好,就是辛苦了化妝師。多得Kimmy的好介紹,一幅《廢墟上之戀人》就誕生了! 故事到達尾聲,新娘跟我分享了一個婚介上的小秘密,就是婚介上刻有四個小字。我聽過以後,實在忍不住了 - HAHAHAHA ⋯⋯
❤ 記於八月廿八日,風雨過後的晴天。